雁峰在线,雁峰新闻网,雁峰信息网,雁峰信息港,雁峰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雁峰生活 >

媒体还原云南巧家****案嫌犯案发前生活情景

时间:2018-02-19 20:18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www.55.com
一起“离奇”的****案,将默默生活在县城底层的赵登用推上了前台,有人怀疑他是一个麻烦**造者,也有人认为他是一个受害者。而当人们试图拼凑这个26岁青年的短**人生时,却几乎找不到一张完整的画面 本刊记者/王臣(发自云南巧家) 文/祝伟 巧家,云南省东北

  一起“离奇”的****案,将默默生活在县城底层的赵登用推上了前台,有人怀疑他是一个麻烦**造者,也有人认为他是一个受害者。而当人们试图拼凑这个26岁青年的短**人生时,却几乎找不到一张完整的画面

  本刊记者/王臣(发自云南巧家)

  文/祝伟

  巧家,云南省东北部的一个小县城,****江、牛栏江几乎包围了整个县城,然而一场离奇的“****案”,划破了这里的平静。

  5月10日上午9时04分,巧家县白鹤滩镇**桥社区突然发生****,现场4人死亡,16人受伤。

  因为事故现场是当地拆迁户和政府签署《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协议》的工作地,不少人怀疑跟**强拆有关。

  24小时之后,巧家县****局公布调查结果,实施****者是租住在县城的打工者赵登用,该男子“**情孤僻,言行极端,悲观厌世,有仇恨****、报复****的情绪”,“与拆迁并无关系”。

  又过了3天,当地**方完整播放了****案的现场录像,并公布赵登用的日记,作为证据材料。

  整个巧家县,人们用一种混杂着质疑的口吻在谈论他的死亡,而对他活着时的记忆,却支离破碎。为何这个在巧家生活整整两年多的车夫,却会用最惨烈的方式,告别这座县城。

  ****

  “轰……”邓国英听到一声巨响,一下子蜷起了身子,同时觉得后背生疼,两分钟之后,意识才清醒过来,隐约听见背在身后的孙儿的啼哭声。

  等她慢慢睁开眼,满目烟雾,距离自己刚才站的位置有五六米远,弟媳妇冉祎“大”字型地躺在一楼地上,女婿唐天荣躺在更远处,还没等自己反应过来,就被村民往后拉到了院子里。

  5月10日上午,发生在巧家县白鹤滩镇**桥社区的这场****,两层办公楼楼体被震动,一楼的玻璃全被震碎。

  正在二楼的村民胡太强听到一声巨响,“以为是地震”,三四十位村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,一阵惊慌之后纷纷往楼下跑。

  事故发生的这一天,是迤**村村民签署《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协议》期限规定内的第一日,因为被通知“越早签安置地越优先”,邓国英一家老小5个人,7点半就到了社区大院门口。

  等到8点半,签协议工作正式开始时,院子内已经聚集了上百位村民。9点04分,****发生。

  等到胡太强等人跑到楼下,眼前的景象令人惨不忍睹。

  很快,社区大门被反锁,随即赶来的救护车接走了伤员,剩下的村民被带到了****局询问。

  不少人怀疑****“跟**强拆有关”,坊间甚至传出了“是一个背着婴儿的李姓****所为”。

  24小时之后,巧家县****局发布通报,事件造成4人死亡,其中3名死者分别为被拆迁户冉祎、唐天荣、当地国土局的工作人员胡宗玉。而另一个死者,被**方认定为********人,名叫赵登用。

  没人认识这个人,“他不是我们****的人”,5月10日在场的迤**村村民肯定地说。据距离****点最近的被拆迁户,邓国英、李维友、熊顺金、古代芝回忆,当时并没有发现行径可疑的男子,也不认识赵登用。

  他是个租住在县城的打工仔,“跟拆迁毫无关系”——官方很快认定。

  “赵登用是不是成了背黑锅的替罪羊?”****发生后,有人如此猜测。

  事故后第五天,****局公布了****现场****。“********人就是赵登用。”巧家县****局长杨朝邦甚至愿意用局长名义和个人前程担保。

  **方公布的****画面显示:5月10日上午8点59分,赵登用身穿浅绿色衬衣,深色夹克,背着一个双肩背包走进**桥社区。他在院子里徘徊了4分钟,随后站到一楼门口,身边几位村民正等待签字。

  9点04分39秒,****画面上显示一阵****,硝烟弥漫。

  “赵登用所在的位置距离中心**点最近,使用的****为硝铵****,并且是自主控**装置,可以排除定时引爆的可能。”杨朝邦如此解释。

  几年前,赵登用写的几篇日记,成了**方初步判定赵登用作案动机的依据。

  2010年1月23日,赵登用在qq空间上说“回忆起来,老子一直被那些流氓欺负,从九岁到现在……我告诉流氓们,不要嫉妒别人,人急了是不顾后果的。”

  读高中时,赵登用在日记本上写道,“从前的人生路走歪了,心灵上存在缺陷,有时心理极端,思想上有了不健康想**……”

  “消极、悲观、厌世,疑似报复****。”巧家县****局对赵登用的作案动机做了初步定论。

  山里人在县城

  直到现在,赵登贤也无**相信弟弟赵登用会“报复****”,从小到大这个“又讲道理又实诚”的小弟一直是家里的顶梁柱。

  包谷垴乡洼落村张家梁子社,赵登用的老家,位于巧家县城140多公里以外的半山腰。

  26年前,赵登用出生在这里,家中最小,两个哥哥分别比自己大10岁和5岁。

  在二哥赵登贤的印象中,“弟弟很小就帮着干活了”。 每年地里都要种麦子、玉米、土豆、核桃,不同时节,赵登用都会帮家里忙各种农活。

  从小睡在一张床上的赵登贤和赵登用无话不说,尤其是“读书的事,书上的内容”,“弟弟很**聊起这些”。

  十八岁那年,赵登用考上了“巧家县二中”,此前在包谷垴乡中心校读书时,还表**狡降乃幌伦颖涞贸杉ㄓ判恪U缘怯美霞业囊幻媲奖谏现两窕孤靥耪缘怯枚潦槭被竦玫慕弊矗吣旯チ耍庑┙弊幢惶炕鹧萄丫⒒撇⒄绰页荆匀胰死此担恢笔侨儆

  赵登用是三兄弟中学历最高的,父亲赵举朝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小儿子第一年高考就上了专科线,被玉溪师范学院录取。可他更想读本科,就复读了一年。然而事与愿违,第二次他又只考上了专科,无奈,赵登用和两位哥哥一样,选择了外出打工。

  2008年,赵登用第一次远离老家,到昆明做搬运工。第二年春节后,他在当地认识了比自己小8岁的打工妹,曲靖姑娘曾建**,很快,两个人就恋**了,曾建**说,她相中的是赵登用的实诚,“还没在一起,他就把家里情况都告诉我了”。

  不久,两口子决定把家安在巧家县,一边打工赚钱,一边照顾老家的父母:由于大哥、二哥都长年在外打工,家里两位老人身体不好时,都是赵登用一个人照顾起居,承担医**费,“从来不计较”。

  平时,赵登用和妻子就在县城里打工,一间屋,双人床,一个灶台,月租105块钱、十几平米的空间,成了两夫妻在巧家县的家。

  摩托车背上的日子

  和曾建**一样,结婚以后赵登用很期待第一个孩子的降生,还特意买了一本《初次生产怀孕必读》拿来学习,在内页里勾勾画画。2010年夏天,儿子出生了,曾建**觉得很****,她和丈夫还在笔记本上画了很多简笔画,父母抱着婴儿的图,喂奶的解析图等。

  在妻子的印象中,丈夫赵登用很**她和孩子,“家里没有电视,他就经常放手机里的歌给我听”,“他对孩子非常好,买了很多玩具,给儿子洗衣服做饭”。

  在外人眼里,赵登用是一个很能吃苦的青年人。每年农闲时,赵登用就在镇上干各种杂活,水泥工、搬运工、骑摩托车载客。农忙时,就回老家,种玉米、打核桃……曾建**也一路跟着,洗衣服、做饭、养猪、养鸡。

  “一个月赵登用能赚一千来块钱,一年下来能攒下五六千。” 曾建**说。今年初,赵登用**了4000多元,把旧摩托换成了更大的新摩托,准备一直在县城里打零工。

  赵登用打零工常去的地方是红卫街中街,这儿每天早上都会集中几十位打工者,等待着有人来雇佣。如果有活计,谈好了价钱,他们就跟着雇主,到指定的地方干活。

  搬水泥、搞装修、扛钢管,什么都干。一位认识赵登用的工友说,每天的工友、雇主都不定,地点也是全县城到处跑。但不变的是乏味和奔波,很多工友彼此天天见,但都叫不上对方的名字。

  即使是认识赵登用的工友,对他的记忆也零零碎碎。

  “他是个好人,老实得很”。

  “为人节俭,中饭都没见过他乱**钱”。

  “一有活儿就叫我,我经常坐他的摩托车”。

  ……

  赵登用也想找个稳定工作,今年2月,他甚至到**峰山泉送水中心找过工作。

  “每月保底2000元工资,每天至少37桶水,送多了,每桶一块九的提成,十五天之内决定去留。”做****的尤佳妹向赵登用介绍情况。

  赵登用很快就答应了,只是问了一句“这一桶水多重?”

  “四五十斤吧。”尤佳妹话音未落,见赵登用一手拎起一桶水上了车。

  “力气大、干活踏实”,尤佳妹说,果然,两天内,赵登用就送了97桶水。

  第三天,赵登用来请假,“家里要种土豆了,我得请假。过几个月家里要打核桃,老人干这活太危险,我也要请假一个月。”

  但那时,送水中心正赶上忙时,不允许员工请长假。不得已,赵登用结了2天的工钱,离开了。

  那天以后,尤佳妹再没跟赵登用说过话,“只是有时看到他骑着摩**乜团芄ァ薄

  寻找“被怀疑者”

  骑摩托打工,日子过得波澜不惊,但也有过插曲。

  去年,赵登用因为在工地上与人打架,被****局********。曾建**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记者,那是因为他认为工地老板给的工钱不合理,争执中就厮打起来。“那次还是赵登用主动报的**”。

  这件事在****案后成了赵登用有“前科”的证据。赵登用租住在迤**村村民彭子详的平房也成了媒体频频光顾的地方。

  但没人能回忆起,这个租在村子里的外地人,什么时候离开,又什么时候回来过。

  住在一个院子里的彭子详,每天见赵登用早上六七点就去站工,中午偶尔回来吃饭,下午一点再出去,晚上才能回。住在一起两年,“对他家的情况也不很了解”。

  一个月左右之前,正值种麦子时节,赵登用一家三口回了一趟老家。

  ****发生前三四天,赵登用一个人回到了县城,因为要留在家里养猪、养鸡,妻子曾建**和儿子并没有跟他一起。临走前,赵登用告诉父亲,“过一阵就回来给麦子除草”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