宣城在线,宣城新闻网,宣城信息网,宣城信息港,宣城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宣城门户 >

温州平阳文物福星桥被挖掘机破坏 肇事者被立案调查

时间:2018-01-14 05:01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小灰灰网络
昨天,平阳县委宣传部称,福星桥在平阳县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中被列入普查名录,此次损毁系施工单位过失所致。目前,该县文广新局执**大队已对肇事者立案调查,当

昨天,在平阳县鳌江镇孙家垟村东面的河面上,福星桥只剩下了一块桥板

  平阳鳌江福星桥,有着170多年历史,近日竟被人为损毁。

  昨天,平阳县委宣传部称,福星桥在平阳县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中被列入普查名录,此次损毁系施工单位过失所致。目前,该县文广新局执**大队已对肇事者立案调查,当地已着手对福星桥进**沸薷础

  ****的“老古董”毁于一旦

  福星桥位于平阳鳌江孙家垟村。

  “这几天,所有村民都知道了,这事闹得沸沸扬扬的。”年过五旬的村民张昌绸说,不要说是他,就连****最年长的老人,小时候也都走过福星桥,这座桥有孙家垟村的记忆,也是****的“老古董”。

  如今的福星桥,只剩下一处不到1米长的桥面架在河上,其余桥面和桥墩已经消失。福星桥的两端均为在建的房地产项目。

  孙家垟村党支部书记张昌勋说,包括这些房地产项目,只要是靠近福星桥施工的,****都会事先和项目负责人再三交代:“福星桥动不得!”

  张昌勋说,事发时正值中午,一位村民最先发现古桥被损毁并通知了他。意识到事情的严重**,他赶紧向雁门社区及鳌江镇政府作了汇报,并要求肇事的挖掘机停止作业。

  “什么赔偿我们都不要,只要福星桥完好如初,并且追究肇事者的责任。”张昌绸说,村民的态度很明确,福星桥必须尽快修复。

  不可移动文物不得随意处置

  有村民提供了一段据称是事发时的****。****显示,一台挖掘机从桥的一端伸出机臂,径自将桥推毁,古桥构建落入河中并沉没,整个过程仅几秒钟。

  据史料记载,位于孙家垟村东面的福星桥,始建于清道光二十一年(1841年),于清光绪三十年(1904年)重建。它在2011年的平阳县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中被列入普查名录(即“三普点”)。

  根据村民的描述,福星桥系五孔石梁桥,弧线优美,桥面上刻有桥的建造年代、建造者等资料。

  市文保所副所长黄培量说,列入“三普点”,就意味着福星桥属于不可移动文物。它虽然不能算是挂牌的文物保护单位,但具备一定的文物保护价值,不得随意处置。若要处置,也必须先经由文物部门评估后方可实施。

  与此同时,有人质疑,既然是文物,为何福星桥周边没有明显的写有保护**字样的标识?

  对此,黄培量说,我国对不可移动文物的保护分成多个级别,一般来说,文物保护单位周围都必须设立保护**的标识牌。然而,对文物普查登录点却没有硬**规定。因此,福星桥周边没有设立保护**的标识牌,并不违反规定。

  施工单位擅自安排人员拆桥

  鳌江镇政府通过“鳌江发布”微信公众号于1月5日晚发布《鳌江福星桥遭破坏初步调查情况说明》。该说明显示,1月5日中午,宁波冶金勘察设计研究股份有限****(温州分****)在做沿河地质勘探,为方便其水上作业****通行,在未向任何部门报告的情况下,擅自安排人员用挖掘机对福星桥进行拆除。

  鳌江镇雁门社区党委书记蔡良**说,根据计划,待房地产项目完成后,原定在福星桥所在河道两岸建设慢行道。此次地质勘探应该就是为今后建设慢行道做准备。

  前晚,平阳县文广新局文化市场综合执**大队连夜对肇事者及肇事单位负责人予以立案调查。该大队的大队长陈永康说,肇事单位负责人陈述,当时勘探队在沿岸开展工作,由于福星桥涵洞空间不足,阻碍运输船运输勘探****通过。为图方便,他们认为福星桥是废桥,就擅自临时雇用一侧施工工地内的挖掘机工人拆除福星桥。

  该工地施工方负责人说,项目负责人和****都和他提过福星桥的重要**,他还把此事特地给工地监管人员说了。然而事发时,正值午休时间,监管人员下班离开。损毁福星桥的工人是他们从当地雇用来的,事发时不仅是属接私活,还违规超越施工项目红线操作。

  昨天,平阳县委宣传部向本报通报了有关福星桥的后续处置意见。

  意见称,福星桥损毁因施工单位过失造成,事发后鳌江镇已立即启动应急预案。1月6日中午,市、县两级文广新局和鳌江镇主要负责人已赴福星桥查看,布置了对福星桥残址的保护措施,并落实人员立即查找所有桥梁构件物。委托河道清淤工程队伍进场对福星桥两侧20米范围内进行围堰抽水,根据提供的原始照片资料核对构件。同时,鳌江镇及平阳县文化部门将邀请市级专家,对下一步修复方案提供帮助,在最短时间里开展福星桥的修复工作。

  建议“三普点”保护纳入地方立**

  福星桥被损毁一事引发****关注。实际上,不仅是古桥,不少具有保护价值的古建筑,甚至是文保单位也都****着加强保护还是让步发展的艰难抉择。

  同样是在鳌江,去年4月,该镇蓝田村具有800多年历史的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“蓝田宫”被拆毁(本报2017年7月17日曾报道)。当时,该事件被省文物局通报,包括鳌江镇人大副主席陈孝静在内的多名涉案人员被严厉追责。

  市人大代表、平阳****组织基金会副理事长白洪鲍说,从福星桥被毁事件本身看,肇事方是用了简单粗**的方**解决问题,是个案。但从长远看,政府部门需要建立相关机**,避免类似情况再次发生。比如,为每个文物普查登录点都建立标识牌。

  白洪鲍认为,破坏文物,与群众不甚了解文物价值有很大关系,应当将第三次文物普查的结果通过信息化手段发布,让大家及时了解周边这些富有文物价值的点。另一方面,文保部门应定期对这些文物进行梳理和更新,并**订保护提示,让更多老百姓参与进来。

  市人大代表、浙江九州大众律师事务所主任池方景说,类似福星桥这样的“三普点”,具有一定保护价值,但又不如文保单位那样有明确的保护手段,显得有点尴尬。他建议,在不违背上位**的前提下,不妨将针对这一类文物的保护尽快纳入地方立**调研项目,启动立**程序。
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